当前位置:小说推荐 > 都市言情 > 渣爹的逆袭人生 > 第225章人心叵测

第225章人心叵测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>>
推荐阅读: 聊斋说书人 修仙之辈 司马光传 我要岁岁有你 魅妃天成 天唐锦绣 都市千年之恋 快穿之今天也做白日梦 梨花冉冉寄相思 新世界杂货店

慈爱的眸子里全是疼爱,那眼神仿佛跟爸爸的眼神重叠了,邓青娃眼睛眨呀眨,很是震惊,再仔细看却是完全不一样的,有那一点小插曲小娃子还是高兴。

陆云兴夸奖的话是真的很好听,所有的无知小儿大概都喜欢,邓青娃也是不例外的,当然好坏小朋友还是看得出来的。

人陆半夏跳的舞的确好看,比电视里的节目一点都不差,可能还要跳的好一些,用她们老师说的话说。

“这孩子就是从古代仕女画中走出来的一样,那么的赏心悦目,好,好,是真的好啊!”

别说老师和同学们了,连她都喜欢的,很好看,很好看,

陆霆打拳虎虎生风,每一招都很到位,小小年纪就有了势头,爸爸都夸了的,又怎么可能是个差的?当然自己也是比较厉害的那一个。

论打架同龄人谁最厉害?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,可是要论起学习,小姑娘再脸皮厚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比陆半夏跟陆霆强。

自尊心又不允许她承认自己不如人,有点脸红。

“还好啦一般般,最多就只比他们好那么一点点。”

小家伙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指头,感觉形容的有点多,有那么一点点不谦虚,又缩小了一些,想缩小一些又不甘心,又退回了一点点。

“我就比他们好那么一点点,就只这么一点,其实大家都差不多的,一样的努力,一样的好,特别是陆霆,他很努力很努力的,陆叔叔你奖励他好不好?”

邓青娃感觉今天这叔有点好说话,当然要赶紧的给小伙伴说好话。

这小傲娇的模样,以前他从来就没有见到过,陆云兴心里是高兴的,多的却是心酸,自己是多混帐,才会无视了女儿这么多年。

错过的已经错过了,纠结多少都没用,珍惜眼前人才是对的,沉浸在过去之中自苦而不可自拔,伤的是自己也无济于事,这也辜负了老天爷给的这一次重生的机会。

陆云兴眼神更慈爱。

“当然好,叔叔一定会好好的奖励他的,也会奖励你,只要你们能好好学习,加油哦,考到双百有奖励。”

村子里的领导上至书记王志军,下至底下的普通党员,对小学里的学生们个个都是财大气粗的,考双百最少也能拿到一百块钱,钱哪有人不喜欢的?

小家伙笑得见牙不见眼,伸出了自己的胖爪爪,陆云兴知道这个动作,他以前有看到陆霆跟邓青娃玩过。

这就击掌为誓,很郑重的。

邓青娃:“叔叔咱们击掌为誓。”

陆云兴:“好,咱们击掌为誓,要不要拉钩钩?”

这一提醒,小姑娘才想起来还没有拉勾勾,胖胖的手指头勾住了陆云兴的小指头。

“拉钩上吊,一百年不许变,变了就会变成大肥猎,盖章。”

陆云兴很听话的将大拇指高高的翘起来,一大一小两个指头紧紧的挨在一起,真正的岁月静好,如果不是旁边这个碍事的人不停地瞪眼,一直这样子又有何不可。

陆霆也来了,两个小家伙很听话的手牵着手离去,阳光洒在他们身上,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。

村子里有个留言,说陆云兴的陆霆这么上赶着的接近邓大强的青娃子,意图很明确,陆村长想让儿子跟邓大强家女儿定下娃娃亲,通过这样就可以辖制邓大强,进一步的控制整个村子。

当初听到这个话的时候,陆云兴是气愤的,多的是嗤之以鼻,他再穷也不会想出这样的馊主意来。

现在想想,貌似好像也不错,还有谁会将邓青娃视如己出?只有自己这个隔了一世的亲爹才会对她视如己出。

当然他也只是想一想,有什么想法只能憋在心里,若是敢付诸行动,邓大强能把他嚼着生吃了,瞧瞧现在这个脸色,离要吃人也不远了。

邓大强:“我警告你,你离我女儿远一些,不然劳资要你好看。”

这妥妥的就是还没重生那会儿的陆赖子,傲气的表面,心底却是脆弱的,哪怕是一点点温暖,只要是自己的,都要抓到手。

邓大强:“咋个的了?怕了,怕了就给我老实些,你做你的大领导,我养我的小闺女,咱们不搭嘎。”

陆云兴将身体摊开,慵懒的靠在椅子上,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,还时不时的回头瞅他,那样子刺激人不比言语挖苦弱多少。

“邓大强,你在担心什么?你一再的强调女儿是你的,这个是事实我争不了,我也没那个脸去跟你争,可是你这般做派就小家子气了,你也不嫌寒碜。”

某人以前是极爱面子的,到现在也是很爱面子,陆云兴这番话本该是一戳一个准儿的。

邓大强:“以为已退为进就可以趁虚而入,我告诉你没门儿,脸皮是个啥玩意儿?能值几个钱?能有我规矩重要,这种东西劳资想扔掉就能扔掉,想捡起来也毫无压力。”

陆云兴又讲了很多很多,说了自己上辈子都不容易,当然重点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最后用一句这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做了总结性发言。

又说老天爷既然安排他重生了,必是有其道理的,一定是让他来补偿上辈子欠下的债,邓大强的重生也是一样的,陆霆上辈子过得也不容易。

邓大强丢给他一个大白眼。

“他过得不过不容易,我缺他吃了吗?我让他光着屁(防和谐)股出门了吗?我找个后妈回来迫害他了吗?我不分青红皂白的让他辍学了吗?我有欠一屁股债,让他还吗?切,他过得不容易,那青娃子过的什么日子?”

陆云兴:……

这倔老头子还真跟自己干上了。

“咱别的不说,就你那个名声,哪个有女儿的会把女儿嫁到你们家去?儿子大了你还不收敛些,还见天的撒泼打滚,你不要脸你还理直气壮。”

邓大强有一万句M卖皮不知当讲不当讲,就那臭小子的社会地位,哪里可能无人问津,他知道的就有十来个,奈何神女有心襄王无梦,臭小子自己走进了死胡同出不来了。

这怪得了谁?

要硬性算起来,面前的人才是罪魁祸首,若是上辈子青娃子好好的,两个小家伙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顺理成章在一起,多么好的事情。

啊呸呸呸呸呸!

臭小子想都别想,女儿现在是自己的,他坚决不同意。

邓大强瞬间找出了几千个不喜欢陆霆的理由,脸长得好看也嫌弃,想到自己家的好白菜很有可能还是会便宜的那头猪,老父亲心碎了一地。

邓大强:“这能怪我吗?知道网红不?那个才1米2的X某某还左拥右抱呢!听说家里还有个极品老娘,人家都可以找到另一半,他就不可以,找不到只能说明他无能。”

保护不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,不是无能是什么?

邓大强:“说不得这家伙,还有另外啥爱好,看过那啥魔道了吧?你这种老实的哪可能看这么前卫的书,你总看过村子里的村志,那个甘于人下的陆家旁支,你该是知道的吧?”

“这么一想,还真有那个可能,听说陆霆那小子越来越喜欢打毛衣了,瞧瞧这哪里是老爷们该干的事,妥妥的是要弯的节奏。”

陆云兴胸膛起伏,气得很了牙齿咬的嘎嘎响,若不是实力不允许,他可能要跟邓大强探讨一下武学的博大精深。

头有点疼,可能还是没有好利索,陆云兴用力按了按自己的额头,好一会儿才压住心里的怒火。

探讨武学是不可能的了,陆云兴的大道理是要讲的。

“邓大强,我问你,你还是不是个人?你哪能用这样的话说他,他还那么小,你的心不会痛吗?”

某人半点都不会心疼好不,只觉得这家伙恢复记忆之后戏真多,没他的12套还给自己加戏。

“是小的很,三四十岁的时候还是小的很,我的心一点都不痛,我也自私自利,我凭什么不自私自利,我为他耗尽一生,到头来对我横眉冷对,我欠他的吗?在你们心里他是个孩子,是个宝宝。”

“需要疼爱,需要爱护,劳资就不需要了吗?谁还不是他宝宝长大的。”

邓大强站起来,双臂打开俯身望着下面的人,一个个稚嫩的面孔,干净的不得了,这个时候的人才是最纯粹的,她们喜欢白雪公主,喜欢小矮人,会为了葫芦娃们情节,伤心落泪,理直气壮讨厌长得漂亮的妖怪。

在他们心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,坏人就是坏人,就应该被关起来坐牢,人世间没有其他颜色,更不能有尔虞我诈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会慢慢的改变,变成让自己讨厌的样子。

一个小女孩子带着牛头的鬼面面具,张牙舞爪的扑向另一个女孩子,女孩子尖叫的大哭了起来,另一个摘掉的面具过来哄他。

这一幕陆云兴也是看到了的。

“这丫头是二山家的大闺女吧?实在是太不像话了,哪能带着这种面具到学校里来,吓到同学怎么办?那个林五花也是个不着调的。”

邓大强可是看得一清二楚,那张面具是陆半夏给她的,想吓的目标也不是尊在那里大哭的女孩,而是他的女儿邓青娃。

“人是活在世上的鬼,鬼是死了的人,可怕的不是妖魔鬼怪,而是叵测的人心,陆云兴你觉得我说的对否?凡事不能看一面的,只看一面又怎能妄下定论?

他们什么都没说,只是静静的看着下面的动作,很快有女孩子供出了陆半夏,说是陆半夏把牛头面具拿出来的……。

陆云兴:“瓜当这个二女儿,是真的有点邪性,小小年纪就这么心思深沉,长大了还得了……”

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大道理,觉得说的差不多了,又做了个总结性,那调调跟王志军是一模一样。

“”毕竟陆半夏也没几岁,你也不要太较真了,哪个小子小丫头骗子年纪小的时候没干过些坏事,用人是活着的鬼,鬼是死了的人来说一个小丫头,你太过了。”

邓大强又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,亏这家伙还是个重生的,陆半夏那丫头哪里像是个几岁的孩子,妥妥的是一个披着人皮的豺狼。

邓大强可没给他客气,那是有啥就要说啥的。

“陆云兴,我说你是个白痴,都侮辱了白痴,你这智商欠费到什么程度你知道吧?老九万九千九十九都还欠费,与其跟我讲大道理,不如你仔细观察观察这个陆半夏。”

陆云兴,(??ˇ?ˇ??)

只要他一讲大道理就是这个调调,不怼人能死吗?好吧!这家伙连自己儿子的醋都吃的,就不能按正常人的思维来对待。

陆半夏本来就是本家侄女,他多注意些也是对的,总不能让他长歪了去。

伍天娇笑得跟朵大喇叭花似的,邓大强回以同样的微笑,陆云兴愣了好一下,才反应过来。

这两个家伙上辈子相爱相杀的死对头,这辈子居然要当夫妻了,这是个什么神奇的逻辑?还别说,瞅着还挺登对的。

漂亮的话,陆云兴也是会讲的,几顶高帽子戴下去,邓某人笑逐颜开,刚才那么一点不愉快,忘得干干二净,节目表演结束了,作为村里的二把手,陆云兴是要上台讲话的。

又不是去镇上做政府工作报告,这也没什么难度,发言稿是提前准备好了的,经过一审二审再审才定的稿,绝对的思想健康,满满的爱国情怀,激励着每一个孩子,天天向上。

头一天晚上,陆云兴还翻出来看了又看,每一个标点符号都仔细的审查了,绝对是万无一失的,他只要照着上面的内容也就可以了,若是还有其它的在另行补充一下。

考虑到听众年纪普遍都小,陆云兴尽量的缩减发言,还是洋洋洒洒的说了半个多小时,底下东倒西歪,一点都没有形象可言,一生解散过后,萝卜头们就跟打了强心剂似的,一窝蜂的跑了个没影儿。

陆云兴:……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>>
最新小说: 我的傻瓜老公 末世葬歌之王者归来 本不坚强,奈何时光 罪仙之主 宠妻宝典:总裁,别来无恙 老虎堰 回到古代钓男神 少宠难拒:女人哪里逃 爱唯毒你 南北酒与绣春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