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推荐 > 都市言情 > 重生毒妃有点邪 > 第二百五十六章 目无王法

第二百五十六章 目无王法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推荐阅读: 碧海情天 你的眼神比光暖 最强修罗焰帝 纨绔圣尊 斗罗大陆之玉龙斗罗 重生之我要上学 九代盘王 男神他貌美如花 星际秩序制霸 机甲狂澜

廷尉大人掌管大理寺多年,手头上处理过上万件刑狱之事,就没有他出手逮不住的人,但这回这个沙暴是三番五次越狱,让他的老脸都快丢尽了。

这件事让殷帝也非常的伤脑,沙暴虽为人凶悍但做事义气,在江湖上结交了不少狐朋狗友,每次都能有不同门派的人上门劫狱,或是挖地道跑,或是往下水道游,真是不把王法在眼里!

廷尉大人一听殷雲翊能出手帮忙,顿时老眼泪汪汪,一个劲地握着他的手,激动道:“翊王这是真的吗?臣不是在做梦吧?”

殷雲翊横了他一眼,顿时收回了手,握在薄唇前咳了咳:“不过有个前提。”

廷尉大人听说有前提,脸一垮,摆了摆手:“还是臣自己找吧,就不劳翊王您费心了。”

殷雲翊的前提还没抛出来,就被廷尉大人否决了。他如此不留情面,令在场的人内心不由一震,一股无形地压力,顿时笼罩在整个牢狱上空。

羽裳从来没见过有人,敢当面拒绝殷雲翊,默默竖起了大拇指。

羽裳:廷尉大人你实在是太帅了!

“好啊。”殷雲翊故意拍着桌案起身,看了一眼被响声吓地,从座位上弹起的羽裳,冷冷道“我们走。”

“妹子还没找到呢,我们去哪?”羽裳说话间,看了一眼俯在廷尉耳畔说话的衙役,想必是已经找到人了,悬在空中的心一沉,追着殷雲翊便出了这阴森森的牢狱。

“与其将重点放在刘起上,不如放在你身上。”殷雲翊牵起羽裳的手,眼底的冰霜瞬间融化,似一汪春水泛起波澜。

“我,我怎么了?”羽裳被他这么一握,浑身寒毛竖起,紧张地不敢有任何小动作。

王爷不会发现,我暗自调查竹清的事了吧?

“本王昨晚睡前反思了一下。”殷雲翊顿了顿身,接着道:“我们成亲大半年,也没正经幽会过。”

羽裳脸上的僵硬顿时舒缓,放松了一口气:“所以王爷你今日是想与我幽会?”

“不是,你也知道本王不喜人多的地方。”

羽裳失落地踢着路边的小石子,凤眸忽闪过一抹光芒,唇角微扬:“那王爷你突然提起幽会,莫非是早有安排?”

“安排倒提不上,只是近日”

每年农历十二月,大雪纷飞,天寒地冻,羽裳小脸一红,迅速将头栽进了薄被中。她抿着嘴,不停在内心数落起自己。

不行不行,这哪是女子该说的话,换做是姐姐,定是不会这样贸然开口的。

翊王看着羽裳激烈的举动,一脸疑惑:“要不我?”

过了半响羽裳也没个回应,翊王只好上前探看羽裳究竟怎么了。

他刚往前迈几步,羽裳突然坐起身,双手将棉被捂在胸前道:“停,你站那说话就好。”

翊王止步,上下打量起一脸娇羞的羽裳,她就只是吃了几个烧饼而已,不会把脑子吃坏了吧?

翊王环抱起手,不屑问道:“你要我怎么做?”

羽裳松懈半分,深吸一口气又将气吐出,就是说不出半点话来。她就直勾勾盯翊王那俊俏的脸庞,动了动嘴唇又闭了上。

“依我看,我将那几个坐塌合起来睡一宿吧。”翊王说到做到,搬起坐塌拼凑在了一起,离羽裳身下的床榻隔了好远。

羽裳的眼睛还是未从翊王的脸上移开,眼看着翊王躺上了那拼凑的坐塌上,翊王太高了,坐塌明显短了一截。

翊王将手枕在脑后,看向窗棂外的玄月叹了口气,又侧过头望向羽裳,羽裳缩在薄被内像是睡着了。

翊王轻笑,闭上了眼眸。这时微风拂过,吹起翊王耳边的秀发,发丝在空中扬起又落在他的衣襟上。

“啊...嚏...”床榻上的羽裳莫名打了个喷嚏,尽管努力克制了喷嚏的声音,但还是传到了翊王的耳朵里。

翊王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动,睁开了他那一双迷人的桃花眼。他直径坐了起来,双手被枕麻了,他活动着筋骨道“别着凉了,捂严实点。”

羽裳自顾自地点了点头,便又睡了过去。翊王看向睡着的羽裳,放心地走出房门。

他深夜出行是想寻一个答案,那把长剑他在上京城见过,只是不知道为何会落到椛庄主手中。

至于那个神女疑点也是颇多的,他想去鲤鲭台找出那把长剑,顺便一探鲤鲭台那深不见底的井水内,究竟蕴藏着什么秘密。

翊王像以往夜行一样,带上了一个黑色的面罩。将脸捂的严严实实,只露出那双深谭般的眼眸。

翊王熟练的翻越高墙,避开巡逻士兵们所能看到的视野潜行。今日虞府巡逻的士兵大增,可见虞庄主也是个贪生怕死的主,生怕两位武功高强的“大侠”半夜袭击,将虞府搅个底朝天。

终于翻出了虞府,翊王目标十分清晰,他健步如飞直径朝鲤鲭台走去。

一路上他的身后始终跟着一个黑影,也不知是虞府内发现他的士兵,还是虞庄主派来在西厢房外监视他的人。

黑影身手十分敏捷,一路尾随也没叫翊王察觉。羽裳小脸一红,迅速将头栽进了薄被中。她抿着嘴,不停在内心数落起自己。

不行不行,这哪是女子该说的话,换做是姐姐,定是不会这样贸然开口的。

翊王看着羽裳激烈的举动,一脸疑惑:“要不我?”

过了半响羽裳也没个回应,翊王只好上前探看羽裳究竟怎么了。

他刚往前迈几步,羽裳突然坐起身,双手将棉被捂在胸前道:“停,你站那说话就好。”

翊王止步,上下打量起一脸娇羞的羽裳,她就只是吃了几个烧饼而已,不会把脑子吃坏了吧?

翊王环抱起手,不屑问道:“你要我怎么做?”

羽裳松懈半分,深吸一口气又将气吐出,就是说不出半点话来。她就直勾勾盯翊王那俊俏的脸庞,动了动嘴唇又闭了上。

“依我看,我将那几个坐塌合起来睡一宿吧。”翊王说到做到,搬起坐塌拼凑在了一起,离羽裳身下的床榻隔了好远。

羽裳的眼睛还是未从翊王的脸上移开,眼看着翊王躺上了那拼凑的坐塌上,翊王太高了,坐塌明显短了一截。

翊王将手枕在脑后,看向窗棂外的玄月叹了口气,又侧过头望向羽裳,羽裳缩在薄被内像是睡着了。

翊王轻笑,闭上了眼眸。这时微风拂过,吹起翊王耳边的秀发,发丝在空中扬起又落在他的衣襟上。

“啊...嚏...”床榻上的羽裳莫名打了个喷嚏,尽管努力克制了喷嚏的声音,但还是传到了翊王的耳朵里。

翊王又长又翘的睫毛微动,睁开了他那一双迷人的桃花眼。他直径坐了起来,双手被枕麻了,他活动着筋骨道“别着凉了,捂严实点。”

羽裳自顾自地点了点头,便又睡了过去。翊王看向睡着的羽裳,放心地走出房门。

他深夜出行是想寻一个答案,那把长剑他在上京城见过,只是不知道为何会落到椛庄主手中。

至于那个神女疑点也是颇多的,他想去鲤鲭台找出那把长剑,顺便一探鲤鲭台那深不见底的井水内,究竟蕴藏着什么秘密。

翊王像以往夜行一样,带上了一个黑色的面罩。将脸捂的严严实实,只露出那双深谭般的眼眸。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最新小说: 我的傻瓜老公 末世葬歌之王者归来 本不坚强,奈何时光 罪仙之主 宠妻宝典:总裁,别来无恙 老虎堰 回到古代钓男神 少宠难拒:女人哪里逃 爱唯毒你 南北酒与绣春刀